流行社

评论

理论 >> 正文

中国共产党的21世纪动员令

发稿时间:2021-07-25 09:34:00 作者:江洋 来源: 光明网

  【特别关注】

  作者:江洋(丹麦国际问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习近平总书记7月1日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可以理解为中国共产党的21世纪动员令。它继承19世纪《共产党宣言》、20世纪《中国共产党宣言》的精神,誓言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再次明确了中国共产党的使命和责任,也为未来确定了治国治党的根本原则。在经济和社会深刻变革的新世纪,这展示着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政治勇气和决心,也向世界各国展示了一种迎接21世纪挑战的新模式。

  此次讲话有很多重要的内容,但笔者认为,中国共产党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没有任何自己特殊的利益,从来不代表任何利益集团、任何权势团体、任何特权阶层的利益这一宣言尤其响亮。纵观世界历史,横向比较其他国家,可以发现高速增长的经济体和西方发达国家很难做到财富分配公平。随着经济和科技的发展,国民收入差距往往越来越大。近几年的研究显示,从宏观来看,这并不是富人坚称的依靠才能和辛勤劳动创造的自然分配,而是资本与特定政治体制结合而滚雪球似的积累的结果。

  收入分配不公和财富高度集中的问题在英美自由资本主义国家最为显著。尤其在美国,最近几年的西方研究显示,收入不均在20世纪80年代后随着英美摒弃凯恩斯主义追求自由市场经济而逐渐加剧。尽管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很大程度上是源于华尔街的贪婪,但银行和企业的高管仍然获得了高额年薪奖励以及财富的增长。2011年美国收入最高的10%的人拥有全社会财富的72%,底层50%的普通大众只拥有社会财富的2%,并且在21世纪普通大众的收入相对通胀来说没有增加或者有所下降,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资本收入和劳动收入之间的不平等。1979年,1%收入最高的人得到了17%的企业所得;2007年,同样顶层1%的人可以收入43%的企业所得和75%的资本利得。“美国梦”由开拓新大陆的人们要通过自我奋斗而成功的理想,渐渐在镀金时代沦为了“拼爹”资本主义。比起才能和劳动,一个人的经济地位更多地取决于初始财富和继承财富的多少。富人阶层收入飞涨以及中下阶层收入增长停滞、消费能力下降似乎已经成了自由资本主义国家很难避免的恶性循环。由少数富人和利益集团控制的寡头政治也越来越腐蚀着西方民主。

  可能有人说这是市场经济不可避免的结果。确实,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会调配资源的优化分配,优胜劣汰。中国要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也必须要发展市场经济,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产生收入不均。然而,机会的不均等和机制的不公是西方自由资本主义国家财富高度集中的根本原因,而经济的不公平恰恰是自由资本主义与西方一些国家特定民主制度相结合的产物。

  在美国的选举制度下,竞选经费的多少往往决定候选人竞选活动成功与否、可以拉到多少选票,因此有能力支持竞选活动的金主对政客有很大影响。有人嘲讽说,原本应该是“一人一票”的民主在实质上变成了“一美元一票”。几年前的学术研究显示,在美国,收入最高的10%的经济精英和商业利益集团对政府的游说力最高,而工会和普通民众对政策几乎没有独立影响,其结果是税收制度、金融贸易政策甚至外交政策都向上层的利益集团倾斜。当腐败存在于国家体制中,法律也不能消除社会不公的根本原因。可以说,正是某些形式的西方民主造就了那些国家当前高度不平等和越来越尖锐的社会矛盾。

  在强调社会福利的欧洲大陆国家,尤其是在北欧社会民主制度下,个人收入通过累进税比英美进行了更大的二次分配,收入因此更加平均。但是这些福利国家也越来越受到经济后工业化、全球化、金融化、数字化的挑战,收入差距扩大也成了普遍的现实。所以,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克迪2014年的著作《二十一世纪资本论》一经发表就成了西方各国的畅销书,他的论点也得到了关心不平等和发展问题的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和约瑟夫·斯蒂格利茨等人的支持,保守派批评皮克迪是马克思主义者。在西方世界,关心财富不平等的人都被称作马克思主义者,这恰恰说明只有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才能从根本上应对新一波经济和科技发展浪潮中财富分配不公这一普遍问题。

  历史告诉我们,在经济不平等加剧、社会矛盾日益尖锐的时候,执政党需要通过国内深层次改革或者容许狭隘民粹主义抬头这两种方式来解决政治危机。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应该给了人类关于民粹主义的深刻教训,但不幸的是,我们今天正在目睹民粹主义的再次抬头。2008-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的余波与欧洲难民潮的挑战都促使西方一些当权者把民众不满的现状归咎于外部因素,包括中国的崛起。

  西方政治学相信权利会使人腐化,因此他们设计三权分立,并且一些人完全否认中国的政治制度,甚至认为中国是对西方民主制度的威胁。然而,中国和充当世界警察的美国并不同,不干涉他国内政,也不发动打着意识形态旗号的海外战争。中国把可持续性及包容性发展放在第一位。民众关心的腐败问题成了中共当前应对的重要内容,并且政府从不惧怕谈论民众最关心的问题,比如城乡差距、医疗、教育、养老、住房问题等等。

  现在很多中东、非洲国家学习中国的发展模式,寻求强有力的政府引导下的经济改革开放。这是中国的发展经历让他们看到,其本国文化历史和现状具备与中国智慧相结合的潜力,因而自主去学习。

  笔者认为,此次讲话宣告中国共产党不代表特殊利益集团,永远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这种能力和决心来源于中国的政治制度。在经济全球化、世界经济金融化以及第四次科技革命来临的今天,每一个国家在维持经济发展、社会公平和生态文明方面都面临严峻挑战。在为人民服务的初心坚持下,在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制度保障下,中国共产党很有希望为世界展示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优越性和根本含义。

  《光明日报》( 2021年07月24日 10版)

责任编辑:何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