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社

评论

理论 >> 正文

深化生态保护补偿制度改革,力促生态功能区和生态产业绿色发展

发稿时间:2021-09-24 09:26:00 作者:柯水发 来源: 光明网

  作者:柯水发(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坚持全面深化改革,是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之一。生态保护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基础,生态补偿是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重要途径。生态保护补偿制度作为生态文明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落实生态保护权责、调动各方参与生态保护积极性、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手段。

   为深入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进一步深化生态保护补偿制度改革,加快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建设,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了《关于深化生态保护补偿制度改革的意见》。《意见》明确提出改革目标,即到2025年,与经济社会发展状况相适应的生态保护补偿制度基本完备。到2035年,适应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要求的生态保护补偿制度基本定型。《意见》还提出,要探索多样化补偿方式,支持生态功能重要地区开展生态环保教育培训,引导发展特色优势产业、扩大绿色产品生产。加快发展生态农业和循环农业。《意见》的出台,对加快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建设、推进绿色发展意义重大。

  深化生态保护补偿机制改革对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发展意义重大

   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通常承担着水源涵养、水土保持、防风固沙和生物多样性维护等重要生态功能,关系全国或一定范围区域的生态安全。通常包括:重要的江河源头地区(如长江、黄河、青藏高原三江源等,重要的水源地(如南水北调水源地),重要库区(如三峡库区)、东北内蒙古等重点国有林区(大小兴安岭、长白山地区),重要自然保护地(如秦岭),重要的国家公园(如武夷山国家公园)等。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全面涵盖了有特色的集中连片的森林、草原、湿地、农田、荒漠等生态系统。

   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生态区位重要,生态保护价值高,生态产品丰富,生态环境具有敏感性和脆弱性,对国家生态安全体系建设至关重要,因此有必要进一步重点关注这些生态功能区。生态保护补偿制度的建立健全与改革完善,为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的持续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制度保障和重要的发展动力来源,为实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提供了重要的实践路径。

   在社会发展进程中,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为了保持并提高生态产品供给能力,通常需要严格地进行生态保护,在国土空间开发中限制大规模高强度工业化城镇化开发,不可避免地会牺牲一些发展机会。同时,一些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生态环境良好,但“资源诅咒”“生态剥夺”和“绿色抑制”现象也不同程度地客观存在,部分地区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资金投入渠道有限、产业经济落后、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体系供给不足等问题,成为共同富裕需要关注的特别地区。

   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阵地,长期以来,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为国家的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作出了突出贡献。生态保护补偿机制是重点生态功能区生态资源价值实现的重要渠道和主要抓手,其深化改革是对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生态贡献的一种认同,也是对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兼顾有效保护与协调发展的一种尝试,更是对共同富裕目标实现的一种推动。

  深化生态保护补偿机制改革将进一步激励特色优势产业发展和绿色产品生产

   生态保护补偿制度的深化改革,将有助于进一步引导和促进特色优势生态产业的发展,扩大绿色产品的生产和供给。健全综合的生态补偿机制体系也将为特色优势生态产业发展注入新的发展动力。

   新时代下生态保护补偿机制体系将进一步有效助力生态功能区,如以下特色优势生态产业体系的发展:一是生态保护、修复和治理产业,如生态保护产业、生态修复产业、生态监测产业、生态治理产业、生态景观建设产业、生态回收产业等;二是生态种养加工制造产业,如生态农业、生态林业、生态草业、生态畜业、生态牧业、生态水业、生态水产业、生态加工业、生态制造业等;三是生态服务产业,如生态旅游产业、生态观光产业、生态休闲产业、生态健身产业、生态康养产业、生态碳汇产业、生态教育产业、生态文创产业、生态餐饮产业、生态核算评估产业、生态交易平台产业、生态资产托管产业、生态金融服务业等。生态补偿机制的深化改革也必将催生更多的绿色生态产品供给。其中,既包括绿色有形产品如农产品、林产品、畜产品、牧产品、水产品、生态制造品等;也包括一些生态系统、自然景观、生态文化、绿色空间和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此外,还包括一系列生态功能供给服务,如吸收二氧化碳、制造氧气、涵养水源、保持水土、净化水质、防风固沙、调节气候、清洁空气、减少噪音、吸附粉尘、美化环境、保护生物多样性、减轻自然灾害等。

  深化生态保护补偿机制改革将进一步促进生态农业和循环农业加快发展

   当前各地正如火如荼地落实乡村振兴战略,农业绿色发展也正在全面推进。生态补偿机制的深化改革,将进一步促进生态农业和循环农业发展。但也要意识到,生态农业和循环农业发展在机制、政策和技术等方面仍存在不同程度的障碍和制约。结合《意见》内容提出如下几点建议:

   一是建议着力构建生态农业和循环农业发展的补偿机制。一方面可以考虑通过国家纵向补贴补偿,激发生态农业和循环农业的正外部性效益,对化肥农药减量化使用或零使用,通过全程减量或零废弃物等环境友好和生态保护的耕作行为给予相应的补偿激励。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规范和引导市场价格体系建设,结合生态产品价格支持政策,建立生态产品及生态产品交易平台,创建绿色生态银行,培育和规范绿色产品市场,确保生态农业和循环农业产品优质优价优利。

   二是进一步强化技术保障体系,构建政产学研用综合体,加强绿色生产技术研发与应用,如耕地质量提升与保育技术、农业控水与雨养旱作技术、化肥农药减施增效技术、农业废弃物循环利用技术、农林草复合经营技术、草畜配套绿色高效生产技术、农产品低碳减污加工贮运技术、农产品智能化精深加工技术、作物绿色增产增效技术、种养加一体化循环技术、智慧型农业技术等。此外,还要进一步完善农业资源核算与生态功能评估技术标准、农业投入品质量安全技术标准、农业绿色生产技术标准、农产品质量安全评价与检测技术标准、农业资源与产地环境技术标准等绿色标准体系。

   三是建议进一步规范生态农业和循环农业经营模式,出台相关的经营标准或经营规范,出台正面激励的生态农业和循环农业生产行为绿色清单,和负向约束的生态农业生产行为红色清单,加强生态农业产品和循环农业产品认证工作,规范和提升绿色产品标识的应用,建立高效、权威和简便的产品追溯体系,提高消费者对绿色生态产品的品牌认可度和满意度。

   四是加强生态环保教育培训与绿色发展教育,提高公众对绿色生产和生态产品价值的认知,提升公众对绿色产品的消费需求和消费能力,积极培育生态农业和循环农业绿色产品消费市场,为生态农业和循环农业发展提供一个宽阔的提升舞台。

   《意见》已出,政策已明,关键在于如何落到实处,如何在实践中全面贯彻、开拓探索、创新完善。生态保护补偿制度的深化改革实践必将有力促进生态功能区和生态产业的绿色发展,有效助力双碳目标的顺利实现。

责任编辑:朱浩天